1. 首页
  2. 动态公告

因为热爱,他们再度出发——直击陕西省残疾人射击队备战训练

发布时间:2020-07-24 来源: 第十四届全运会筹委会 作者:田涯

受疫情影响,陕西省残疾人射击队的队员与教练从4月7日开始进驻宝鸡市射击射箭中心。在陌生的训练馆里,他们过着靶场、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日子。日复一日的训练如同吃饭、睡觉一样,早已融入他们的生活。因为热爱,他们再次挑战自我,向着第十一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的最高领奖台迈进。

两次复出

只为心中那“一团火”

“今天训练的成绩不是很稳定,有10.8环也有8.8环,还要再加把劲儿。”省残疾人射击队女子10米气手枪项目选手樊雪对她的训练成绩不是很满意。

樊雪今年36岁,是我省残疾人射击队的一名老将,曾在第八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女子10米气手枪团体项目的金牌;在天津第十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女子10米气手枪团体项目第四名。

樊雪曾经两度中断训练回归家庭。2004年至2011年,樊雪在宝鸡市渭滨区神农镇卫生院工作。她在第八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开赛前火线复出,迅速恢复状态拿到冠军。随后她再次隐退。2018年4月,樊雪接到备战第十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的任务后,再次选择复出。随着年龄的增大,樊雪在天津未能站上领奖台。“我尽了最大努力,只能说明大家都在进步。”樊雪说。

如今,因为热爱射击,她选择放下工作,跳出舒适圈,又一次拿起气手枪,向家门口的全国残疾人运动会领奖台发起冲击。“我没法自己骗自己,射击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不论结局如何,我都要再拼一次。”樊雪说。

挑战自我

期待站上最高领奖台

黄皎皎今年26岁,柔弱的外表让旁人很难想到她拥有男孩子一样的性格。从小喜欢舞刀弄枪的她在6岁时拥有了第一把玩具枪。也许从那时起就注定了她的青春将与射击结缘。

2008年黄皎皎遭遇车祸,被迫接受左腿截肢手术。那是一段她不愿回忆的经历,她感觉自己色彩斑斓的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2011年,省残疾人联合会前往渭南挑选队员,黄皎皎看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我先后练过游泳、击剑,最后感觉自己还是喜欢射击。”黄皎皎说,儿时手中的玩具枪变成了如今的比赛用枪,让她感到无比兴奋。

2017年,在全国残疾人射击锦标赛上,黄皎皎获得女子10米气手枪个人项目第三名,此后她的成绩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究其原因,黄皎皎认为这与自己在决赛中容易紧张有关。“每次进入决赛后,状态起伏比较大,可能是因为自己太想拿冠军,从而顾此失彼,屡屡与冠军无缘。”黄皎皎说。

“教练告诉我,你越看重的东西,如果过于心急,到头来它就会成为你成长过程中的拦路虎。”黄皎皎说,自己当务之急是要学会放下心中的牵挂,轻装上阵才能走得更远。

黄皎皎期待在家门口的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上获得金牌。“拿冠军谈何容易,之前我就是过于心急。现在我的想法是尽最大努力,做最坏打算,去享受射击带来的快乐。”黄皎皎说。

老骥伏枥

用余热温暖孩子们的心

张广文今年65岁,在他眼里这些残疾人射击运动员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他知道这些身残志坚的娃娃们一路走来的艰辛,因此他在队员身边扮演着教练与家长的双重角色。

从1985年起,张广文开始成为我省射击队气手枪项目的一名教练员。奥运冠军郭文珺的教练卢刚曾与他搭班,当时张广文是主教练,卢刚是助理教练。

2015年,张广文从省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退休。2016年,他再度拿起教鞭,成为省残疾人射击队的教练,不过这次他的培养对象变成了残疾人运动员。

“健全人运动员协调性好、理解能力强,我不能用以前的标准去要求残疾人运动员。”张广文认为,虽然两类运动员有所不同,但在射击项目上需要掌握的技术动作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为了帮助残疾人运动员打出10环的成绩,我的执教方法与标准发生了变化,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张广文说。

在训练中,张广文发现黄皎皎的平衡性与稳定性不够,于是训练首先从射击姿势开始练起。站姿变坐姿,坐姿又变回站姿,师徒二人经过反复实验,终于找到最适合黄皎皎射击的姿势。

生活中,张广文告诉弟子们不要总觉得自己低别人一等。“我要让孩子们明白,训练与比赛只是手段,并不是人生的全部,要找到生活的快乐,重新获得参与社会活动的自信心。”张广文说。

宝鸡市射击射箭中心为我省残疾人射击队提供了完善的后勤保障及多元化的人文关怀。“在食堂打饭时,好饭菜先供残疾人运动员,我们的运动员会排在队伍后面。我们宁愿自己饿肚子也不能让这些娃娃们受半点儿委屈。”宝鸡市射击射箭运动中心副主任冯飞达说。